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  主辦: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水與中國
當前位置:主頁> 輿論監督 >

亳州市譙城區水務局原局長張杰貪污受賄案件剖析

作者: 發布日期:2019-11-14 09:31

  他本是農民的兒子,在職務不斷升遷的同時,欲望不斷擴張,理想信念喪失,黨性原則全無,最終身陷囹圄。2019年2月,經譙城區紀委常委會研究,決定給予譙城區水務局原局長張杰開除黨籍處分。 2019年8月,張杰因犯貪污罪、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并處罰金六十萬元。

  張杰毫無敬畏之心、毫無法紀觀念。在觀堂鎮工作期間,他將新村道路私自交給某村自行修建,后以人口多房子不夠住為由,向該村書記谷某某索要時價30萬余元房屋一套。

  在水務局工作期間,張杰想買一輛新車,便讓工程承包商馬某某多次陪其到汽車城看車,馬某某心領神會,提出給其刷卡買車,張杰說刷卡會留痕跡,馬某某隨后送其現金10萬元。

  貪欲的閘門一旦打開,便一發不可收拾。有人把他比作“貔貅”,誰的錢都收,誰的錢都要。

  2018年9月,張杰下鄉途中經譙東某農飲項目現場,批評該工程不符合標準。離開后他想起來過幾天辦私事需要用煙,便約承包商李某在大寺閘見面并索要10條香煙。“不該拿的拿了,不該要的要了,不該吃的吃了,不該說的說了,不該驗收的提前驗收了,作為一名黨員,沒有嚴格要求自己”,張杰在悔過書中寫道。

  但當權時的他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在職務不斷升遷的同時,張杰養成了嚴重的家長制作風,一個人說了算。在單位,更是大搞“一言堂”,部分工程不經過招投標程序,只是在黨委會上走個過場或者張杰直接指定承包商,涉及工程價款數千萬元。承包商在承攬工程后均投桃報李,給張杰送錢送物,其中張某某先后20次送張杰錢物約45萬余元。規章制度、工作要求,在張杰眼里形同虛設。

  在腐敗的道路上,張杰越走越遠,他早已不滿足于收受現金、房產,開始附庸風雅,收受字畫、石頭等。張杰外出旅游時一般都帶著承包商,看到某些石頭、字畫等,就暗示承包商購買。

  2014年10月,張杰到某古玩店看中兩幅畫,價格10萬余元,便打電話安排承包商李某某為其購買,張杰在談話中說,“此畫為贗品的可能性比較大”,“雅好”變成了笑話。“雖然每次都參加區里中心組學習和局里每周的集中學習,也多次觀看以身邊人身邊事為原型拍攝的警示教育片,總覺得全區這么多單位,不能輪到我身上來,拿點貪點沒有人能發現”。正因為這種僥幸心理,讓張杰臺上一套、臺下一套,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直到身陷囹圄時,才發現自己只是“一葉障目”式的自欺欺人。

  公私不分、損公肥私,國有私有都當成自己所有。張杰家里很多物品不是單位公款買的,就是承包商送的,甚至孫子的保姆費都是其收受賄賂支付的。

  2017年張杰被任命為區水務局黨組書記、局長后,先后多次授意承包商從其兩個兒子處借款,牟取高額利息,對于“還款不及時”的承包商張杰便打電話催要。張杰次子借給賈某200萬元,7個月后還款240萬余元。“想起留置之前的那個星期六,兒子帶著孫子一起吃飯時的情景,我心如刀絞”。張杰不僅自己貪腐,還家教不嚴,家風不正,必將“前門”失守,“后門”淪陷。“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管水治水,本應是一項群眾擁護的民生事業,但張杰卻把黨和人民交給他的重任當作自己個人的“生財之道”,在涉水工程上打“小算盤”,最終徹底“溺水”,這不僅是張杰的個人悲劇,更給廣大黨員干部敲響了警鐘。 

(作者單位:亳州市譙城區紀委監委黨風室) 

瀏覽更多相關資訊敬請關注水與中國微信公眾號

 

【如何關注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方法一:打開微信直接“掃一掃”圖上的二維碼即可。方法二:打開微信,并點擊“通訊錄”并點擊右“公眾號”選項;在“公眾號”頁面里面,點擊右上角的“+”號選項;在“查找公眾號”頁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輸入“水與中國雜志”,并點擊“搜索”按鈕;在“搜索”結果里選擇第一個,即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點擊關注“進入公眾號”即可。
【下次如何打開你關注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呢?】——進入“通訊錄”頁面后,點擊“公眾號”;在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經關注過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
來源:安徽網 編輯:李楠
怀孕期老公常年不去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