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  主辦: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水與中國
當前位置:主頁> 江河之子 >

四代河工的傳承與創新

作者: 發布日期:2019-10-10 09:43

平凡鑄就偉大,堅守玉汝于成,獻給為大河造福人民默默辛勤工作的人。 

    ——題記 

  2018年5月,李富中被文化與旅游部認定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黃河號子的“傳承人”。此前的2008年6月,黃河號子被列入“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1981年,李富中參加治黃工作。從曾祖算起,他是第四代河工。黃河號子是其在爺爺李建榮的悉心指點下,歷經數年嘔心瀝血整理完成的。

  這個河工世家,代代接力,默默耕耘,傳承創新,將根系深深植入母親河畔的黃土之中。

  河工世家 

  清末,河北大名一戶李姓人家的老四李鳳山進了主管黃河河務的道臺衙門當差。數年后,老大李鳳臣(李富中曾祖)及其長子李建德被李鳳山分別介紹到河北省南四段(今東明)、北三段(今濮陽壩頭)當了河兵,爾后李鳳臣的另外三個兒子李建榮、李建華、李建貴也陸續穿上了河兵服,李建德曾任北三段汛目(總爺)。

第一代河工曾祖李鳳臣(右)

  李建榮(又名李屾、字耀亭):1909年農歷五月十一出生于河北省大名縣楊未城鄉苗未城村。11歲當卯夫,14歲正式上工(北四段),至1981年離休,共在黃河上奮斗了61年。他參加濮陽李升屯、長垣馮樓、封丘貫臺、山東董莊、鄭州花園口、沁河大樊大型堵口6次;參加花園口樞紐工程截流、山東位山截流及指揮滑縣道口衛河截流(兩次)重大截流工程4次;參加防范新堤等小型堵口10余次。其參加的大險、小險搶護不計其數。

  李建榮從其父親李鳳臣和大哥李建德那里學會了基本的搶險技能和黃河號子。

  1936年,山東董莊堵口工程完工后,黃委成立了三個工程隊,李建榮任第一隊(蘇泗莊工程隊)四班班長兼工地帶工(相當于調度)。在“江蘇壩”搶險時,人們想了多種方法均不奏效,于是隊長派李建榮主持搶護工作。李建榮從濮陽磚壩搶險中得到靈感,經深思熟慮,提出在“下繩拴網”法的基礎上加拴束腰繩以防止埽體下敗。工程隊采用此方法搶護,缺失多半的壩頭很快得到恢復,于是,一種新方法——“柳石混合滾廂”誕生了。

  1946年,在花園口堵口工地,李建榮解決了一個個技術難題。堵口復堤工程局制作的《黃河花園口合龍紀念冊》記錄:“李建榮,長伕第四隊隊長,主要工作為廂埽,常能自出心裁,提出較新辦法,平堵緊張階段,石塊鐵籠皆被急流沖走。在橋下懸長四公尺鐵籠裝石拋下,位置不移。合龍前改拋二十五公尺長柳捆,入水不動。廂上邊壩利用大平底船接連橫做。三天進占一百公尺。各辦法皆所建議。”

  新中國成立后,李高升和李富中分別于20世紀60年代和20世紀80年代初成為第三代、第四代河工。其家族曾經是黃河上唯一的直系四代河工,加上其他親屬,至今已有四代十二人獻身治黃。

  人民治黃立新功 

  保合寨搶險

  1952年汛期,花園口上游約10千米處的保合寨險工,發生了一次因橫河造成的重大險情。搶護幾天后,險情越來越難以控制,李建榮接到命令,從對岸的平原省河務局前來支援搶險。

  著名治黃專家徐福齡撰寫的《長河人生》里記下了當時的情形:“1952年鄭州保合寨搶險是我經歷的一次重大搶險斗爭。當時大河流量僅2000多立方米每秒,水面寬由千余米縮窄為百余米,形成大河入袖之勢,溜勢集中,淘刷迅猛,沖塌大堤長45米,塌寬6米,水深10米以上,大堤上的一段45米長的鐵路也被懸空在大溜之上,險情十分嚴重……工程隊隊長李建榮提出用‘風攪雪’(柳石混合滾廂)的方法進行搶護,險情才逐漸得到控制。”

  柳石混合滾廂的威力得到了大家認同,人們送了一個雅稱——“風攪雪”。從此,李建榮的名字與“風攪雪”綁在一起,以至于后來人們漸漸淡忘了柳石混合滾廂這個“官稱”。

  保合寨搶險后,全河推廣“風攪雪”技術。遺憾的是,當時只是將“風攪雪”總結成文字推廣,沒有進行培訓。除個別人員跟隨李建榮實際操作過,其余人不得要領,甚至將柳石混砸、柳石混廂與“風攪雪”混為一談。

第二代河工李建榮(左)為孫子李富中講解“風攪雪”

  《黃河河防詞典》記載:“柳石滾廂,柳石摟廂法之一種。又名‘風攪雪’,系老河工李建榮創于1936年。它與層柳層石摟廂不同的是柳石混合齊下,不分坯,內部不用家伙樁,只在整體到家后才封頂,回摟底勾繩、打家伙樁。其結構是以底勾繩為經,束腰繩為緯,形成網兜,兜內包裹柳石混合體,隔一個交叉點再加拴滑繩吊拉,狀如柳石混合的大網兜裹小網兜,形成四周以繩裹護構成的建筑體,在急溜中能安穩下沉,不易發生‘漂柳跑埽’事故。適用于搶護水深溜急的大險和惡險。”

  創新無止境

  繼“風攪雪”之后,20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柳石混砸、柳石混廂(“風攪雪”簡作)、捆扎大懶枕、連環立枕、大河掛柳等搶險方法,在李建榮的創意下應運而生。

  因為歷年在整險、復堤、搶險等工作中表現突出,李建榮被評為整險模范、復堤模范、搶險先進個人等。

  1956年春,李建榮創造了鉛絲網片的新編法,從此,網片有了“開門”和“筋”,鉛絲石籠的抗洪能力得到增強。在復堤施工時,他提出的水平測量定標法使工效提高30%,避免了返工。他因此被評為先進工作者,參加了首屆河南省黃河先進生產者會議,出席了黃委復堤模范會議,獲獎章各一枚。

  1959年至1960年,李建榮參加花園口樞紐工程截流,期間支援山東位山截流。

  在位山截流現場,年近八旬、黃河上堵口首屈一指的老河工薛九齡將進占秘訣傳給李建榮:“占子不到家,坯坯下揪頭。占子到了家,坯坯下束腰。占子爬,揪頭拿。”

  1964年1月,李建榮被選為先進工作者,參加了黃河第三屆先進集體和先進生產者代表會議。

  1971年,武陟駕部擬建控導工程,李建榮受邀參加前期調研。討論水中做壩方案時,大家都認為柳石摟廂或老秸料埽進占的傳統做法用料太多、投資太大,應研究出一種新方法。當時,李建榮提出在大河掛柳(樹頭)、先落淤出灘后做壩的建議,得到了大家的認可。1973年工程開始修建時人們采納了該方案,共修壩14道、垛6個、護岸2段,節約了大量資金。

  1975年3月至1977年5月,李建榮在黃河規劃組工作,提出“一河兩壩、束水攻沙”的河道治理設想。

  1981年,沁河楊莊改道工程施工正酣,可新左堤東關險工的數道壩位遲遲無法確定,指揮長李獻堂委派專人將李建榮請到現場,在他的指導下,壩位很快得以確定,至今作用良好。

  1983年,武陟北圍堤出現新中國成立后最大的險情。為扭轉前期“背桿攆船”的被動搶護局面,離休在家的李建榮被請到現場。經仔細查看,他提出“修建挑水壩逼溜外移”“就地捆扎大懶枕(以逸待勞)”兩個方案。第二方案被采納,變被動為主動,收到良好的效果。搶護過程中,在水深溜急、坍塌嚴重的情況下,人們將柳石摟廂方案改為“風攪雪”,取得了明顯成效。“風攪雪”的威力再次顯現。

  李建榮的搶險原則是:因地制宜、就地取材、機動靈活、速戰速決。其技術特點是:大險、惡險用滾廂(“風攪雪”),中小險情不重樣。在漫長的治黃生涯中,他是唯一從未出現過“漂柳跑埽”現象的工程隊長。黃委原副主任莊景林、黃河工會原主席岳崇誠等曾給予他“技藝高超、戰功赫赫”的高度評價。

  李建榮面對險情時,搶險方法變化多,很多人將他創造的柳石混廂、柳石混砸誤認為是“風攪雪”,原因是下料方式相同(都是柳石混合齊下),但樁、繩使用方式是不同的,以至于許多資料至今混為一談。

  與“格子底”較量

  1965年,李建榮擔任新鄉修防處集中搶險隊隊長。一日,他奉命帶隊到封丘常堤參加搶險。一到現場,他便向常堤村書記王大山(民工負責人)詢問當地打井情況,從王大山口中得知當地的土層是層淤層沙,即黃河上常說的格子底。

  格子底:即河底為一層黏土一層沙土相間隔的特殊地質結構,是搶險做埽時最忌諱的河底,極易發生猛墩猛蟄險情,而何時墩蟄又極難預料。其突發性給人們所留的反應時間極短,對埽體和人員生命有極大的威脅。老河工有“蟄沙土、滑淤土、猛墩猛蟄是格子土”的說法。

  李建榮將情況向兄弟單位通報后,決定使用“風攪雪”做埽。他調整人力,加強巡查,并告訴大家:“聽到撤退命令,拿啥扔啥,迅速撤離。”數個小時后,埽體終于出水。修防處領導命令撤船,讓李建榮回去休息,但他放心不下堅持留下來。一個小時后,他預感要出問題,就從埽面走到壩上查看,剛過根樁不遠,發現壩頂有一道裂縫,馬上叫來負責看繩的隊員王慶獻問:“這個裂縫啥時候有的?”王慶獻回答:“剛才我過去還沒有。”隨即二人俯下身,用手將干沙土撥入縫中填滿,不到一分鐘,沙土漏下,他們再次將沙土填滿,半分鐘后再次漏下。李建榮立即站起大聲喝道:“都出來!”已得到預警的人們丟下油錘、手硪,顧不上放在根樁附近的衣服、草帽,迅速撤離,最后幾個人剛跨過裂縫,南側的壩體連同整個埽一起猛墩入水,回頭觀望的人們驚呆了……

  王大山等人回過神來后,贊嘆:“還是人家老隊長,要不然這百十號人就懸了……”

  李建榮回憶,當時他拿起8米長的探水竿向水里扎去,竿子快用盡時,剛好摸到水下的樹枝,埽體沒有跑,與“層石層柳”的結果形成鮮明的對比,“風攪雪”的優點再次顯現。

  緩過神來的人們,在李建榮的指揮下,重新靠船、打樁布繩,天亮時,埽體再次出水,險情被控制。

  這次驚險在黃河系統和當地村鎮成為傳奇佳話。

  第三代的希望與寄托

  李高升是李家的第三代河工,擔任焦作搶險隊的駕駛員,20世紀60年代初是當地的第一批拖拉機手,酷愛機械,技術嫻熟,多次被評為優秀駕駛員、搶險工作先進個人。

第三代河工李高升是焦作搶險隊駕駛員

  1983年,武陟北圍堤出現重大險情。整個險期歷時53個晝夜,大河流量有35天在3000至4000立方米每秒,壩前水深最深時達14米,流速2.5至3.5米每秒,共搶修柳石垛26座、護岸25段。李富中當時在指揮部負責后勤工作。

  8月31日,西4垛及西5護岸發生跑埽,9月1日,導致該段圍堤被沖塌20米,6米寬的堤頂最窄處只剩一半,運石車都被堵在坍塌地段東側,無路可繞。正在搶修的幾個垛急需石料,如石料斷供,很可能再次發生跑埽,后果不堪設想,收料員急得團團轉。危急時分,車隊最前方的一位司機下了車。他細細觀察坍塌處后,果斷上車啟動發動機。車子右側的輪子緊跨背河堤肩,左后排外側的輪子懸空在坍塌部位上方緩緩地駛了過去,一旁觀望的人們都暗暗地捏了一把汗……此事很快傳到指揮部,大家都贊嘆這位師傅藝高人膽大,是“英雄司機”。

  今年,李富中陪同新華社記者采訪父親,記者問李高升參加的哪次搶險最危險時,他講述了這段經歷。此時李富中才知道,原來當年的“英雄司機”竟是父親。

  李高升經常鼓勵兒子學習機械操作技術,希望他多才多藝,為以后做好人機配合搶險工作打好基礎。他更希望兒子能全面繼承爺爺的技術,彌補自己的遺憾。

  祖孫情 師徒恩 黃河結 

  傳藝

  李富中是李建榮的長孫,一歲多就跟隨爺爺奶奶生活,上小學時就開始學習簡單的繩扣。1981年,他走上治黃崗位,成了“小河兵”。

  1983年,他參加武陟北圍堤大搶險。回家后,他向爺爺提出許多問題:“為什么工地聽不到‘號子’聲?為什么現場那么亂?為什么運料重車進不來、空車出不去?”爺爺一一作答。

  1991年的一個深夜,祖孫倆討論完用“風攪雪”堵口的問題后,老人仍遲遲不肯休息。李富中問了幾次不見回答,只好默默相陪。許久,爺爺開口了:“號子你還學不學,不學的話,大部分就要失傳了。”

  此后,李富中下決心向爺爺學習號子。十幾盤錄音帶,兩個錄音機,一個由爺爺在家里錄,另一個由孫子隨身攜帶。

  此后,清晨和傍晚,村舍至老田庵控導工程的路上,路邊耕作的人們總能看到一個戴著耳機、邊聽邊唱的“傻子”,那就是李富中。

  終于有一天,李建榮說:“有味了。”

  1993年,在爺爺的幕后指導下,李富中成功地將“風攪雪”應用于老田庵控導17壩深水進占施工中。由于15、16壩屬于淺水進占,邊施工邊搶險,給他提供了難得的實戰機會。

  1994年,老田庵控導引黃閘正在緊張施工,凌晨,河水突然上漲,圍堰出險,急速旋轉的回溜侵蝕著泥沙,快速沖向再沒任何防護的施工區。水閘報廢事小,若河水順著口子外泄,將大河拉過來,很可能會出現第二次“北圍堤大搶險”。在場的人們七嘴八舌:“捆枕、鋪土工布……”想法五花八門。李富中示意大家先安靜,然后分兵派將,采用最簡單的方法,用數十根木樁、五車柳枝迅速控制了險情。李建榮知道后,對孫子采用的搶護方法肯定有加。

  “96·8”洪水,險情連連,李富中經受了嚴峻考驗,各種險情的處理得心應手。由于成績突出,他被評為抗洪搶險先進個人,受到黃河防總的表彰。1996年,他被評為黃委勞模;1998年,被命名為第三屆黃河十大杰出青年。

  1999年,為方便人們學習搶險技術,李富中委托朋友將《黃河埽工》錄像轉換成VCD格式。為解決漏洞造成潰堤和搶護灘岸坍塌的問題,他和爺爺又共同研制出“刺猬埽”。

  看到成長中的孫子,爺爺滿意地笑了。

李建榮(拄拐杖者)及孫子李富中在傳唱黃河號子

  1999年,李富中擔任焦作機動搶險隊隊長。為了避免一人傳承的弊端,在李建榮和他兩個徒弟董全修、胡太法的指導下,李富中組織搶險隊員錄制教學片——“黃河號子”。

  2002年11月5日,農歷十月初一,這個特殊的日子,93歲的李建榮悄然走了……

  也許是天意,也許是巧合,一個月后,在經歷了66年的風風雨雨、在為治黃歷史寫下了濃重的一筆后,黃委事業單位機構改革,工程隊被撤銷。

  接力

  辦完爺爺的后事,李富中調任孟州河務局局長。在無限悲痛和綿綿懷念中,他更加堅定了自己做好治黃工作的信念。

  2003年2月,為了提高職工的文化理論水平,孟州河務局與黃河水利職業技術學院成教學院聯合辦起“水利工程管理”中專班。老師被請到單位,利用周末和節假日授課,共有30余名職工參加學習,2005年機構改革前學員全部畢業。這種辦學培訓模式,當時在全河是第一家。

  2003年3月,看到近十年沒有經歷搶險、隊伍嚴重青黃不接的狀況,李富中想到爺爺說起的當年拜師情形,于是,精心挑選各工種的師傅和徒弟,舉行了隆重的“崗位練兵、以師帶徒”拜師儀式。他們將拜師儀式的各種準備工作、程序等報給上級工會,成為黃河系統的樣板。

第四代河工李富中(左)在搶險技術培訓現場

  2003年,李建榮去世一周年,受“SARS”病毒影響,錄制“風攪雪”的計劃擱淺。深夜,李富中流著淚寫下了“祖孫情、師徒恩、黃河結”的紀念文章。

  2004年,李建榮去世兩周年之際,教學片“柳石混合滾廂”錄制完成。困惑多年的人們,終于形象直觀地看到了“風攪雪”的真容。同期完成的還有教學片“柳石枕捆拋技術”。

  2005年,“搶險現場規范化管理運行系統”研發成功,搶險現場混亂的問題得到徹底解決。該項目榮獲黃委科技進步二等獎,被河南省科技廳評為河南省科技成果。

  為了展示黃河歷史、文化和修防技術等,在老專家、老河工的關心支持下,在李富中的創意策劃下,治水名人園、河工雕塑園、昔日溫孟灘、黃河苑、砌石護坡示范園等展現在人們眼前。

  2006年6月,“土硪號子”成功錄制,片頭的字幕是“獻給人民治黃六十周年”。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李富中先后被河南局評為治黃科技拔尖人才、十大創新型人才。

  2007年2月6日,黃河號子入選河南省首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2008年6月7日,黃河號子入選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2013年1月,李富中被河南省文化廳命名為“省級傳承人”。

  2015年,《黃河號子》一書由黃委治黃著作出版資金資助出版。

  2018年5月,李富中被文化與旅游部認定為“國家級傳承人”。

  數十年來,除整理完成黃河號子外,李富中一直致力于防汛搶險技術、花園口決堤事件、花園口堵口工程、石方工程施工技術等研究。他曾數次作為國家防總、黃河防總專家組組長和成員赴內蒙古、山西、吉林等地指導抗洪搶險,每次均提出具有建設性的意見。

  2008年5月18日,他作為黃河防總第一機動搶險隊副隊長隨隊赴川抗震救災,針對唐家山堰塞湖堰塞體泥土含量高且大石塊較多的情況,向有關領導提出用“水槍噴射”打開泄流通道的搶險措施,經試驗效果良好。此方案雖未進入實戰應用,但為以后類似堰塞體的處理進行了技術儲備。

  2010年,為了盡快實施舟曲白龍江堰塞湖堰塞體清淤疏通搶險工程,國家防總通知調用“水槍”設備。李富中一直關注該工程,在電視新聞中他發現現場多為卵石、碎石,遂向有關領導提出了“水槍沖淤”不可行的建議。

  為了傳承搶險技術、宣傳黃河歷史與文化等,李富中先后在《人民黃河》《中國防汛與抗旱》《黃河報》和人民網等發表文章60余篇,獲得河南省、黃委等科學技術成果、科技進步及創新成果獎30余項。2015年,他完成了《1938·黃河花園口決堤記憶》書稿。此外,他還精心制作了《柳石混合滾廂“風攪雪”及其演變》《搶險現場組織與管理》《河工行話》《黃河號子》等20多個PPT課件,先后到山西、湖南、四川、北京、新疆等地講課交流。

  “滾滾河水向東流,拜師學藝爭上游。母親河畔三鞠躬,承上啟下責任重。師徒同心齊努力,傳統技藝不能丟。創新路上比翼飛,抗洪搶險爭風流。位卑未忘憂防汛,人水和諧安瀾慶。”站在滔滔的黃河岸邊,李富中又一次情不自禁地唱起令人熱血沸騰的黃河號子……

李建榮和徒弟董全修(左一)、胡太法(左三),孫子李富中(右)在搶險演習工地

  不忘初心,思源致遠;薪火傳承,護佑安瀾。所有這一切,早已深深烙入這個河工世家的血脈,成為神圣的使命,化作前行的力量。 
瀏覽更多相關資訊敬請關注水與中國微信公眾號
【如何關注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方法一:打開微信直接“掃一掃”圖上的二維碼即可。方法二:打開微信,并點擊“通訊錄”并點擊右“公眾號”選項;在“公眾號”頁面里面,點擊右上角的“+”號選項;在“查找公眾號”頁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輸入“水與中國雜志”,并點擊“搜索”按鈕;在“搜索”結果里選擇第一個,即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點擊關注“進入公眾號”即可。
【下次如何打開你關注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呢?】——進入“通訊錄”頁面后,點擊“公眾號”;在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經關注過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
來源:黃河網 編輯:李楠
怀孕期老公常年不去赚钱